三星长公主童话婚姻破裂。婚姻必须门当户对,才能长久?

08-09 11:01 首页 环球人物

当年三星长公主李富真嫁给一名小保镖时,韩国的舆论大旗分两派:


一边为李家惋惜,这是一群阶级固化的守卫者,觉得样貌、家世、才学样样都是顶级配置的李富真嫁给家世平庸、长相普通、学历也不高的保镖任佑宰,简直是资源浪费;


另一边高举“相信爱情”的大旗,为真性情的李富真摇旗呐喊,这是一群浪漫主义者,相信有情饮水饱。


1999年,二人步入婚姻殿堂修成正果,整个韩国的吃瓜群众都沸腾了。



谁知,这段童话般的爱情走了15年,2014年被李富真的一纸离婚书砸碎了幻想。


阶级论者洋洋得意,爱情论者被兜面扇了一大耳刮子。然而童话的碎裂还没停止,当年以爱情打破阶级壁垒强行结合的二人,因为离婚一事,开始了旷日持久的互撕。


凤凰男任佑宰拒不离婚,拖字诀对付李富真,拖了一年后,又向李富真讨要天价“离婚费”和儿子的抚养权,不知当年为了嫁他,把老父李健熙气得独自一人在咖啡馆待了一下午的李富真,如今面对这个男人,是何感受?


除了当事人,一场没有人开心的婚礼


李家三位千金,大姐李富真是最受老太爷李健熙宠爱的。与前一阵因为朴槿惠案受牵连被抓的长子李在镕相比,李富真的性格更接近李健熙,她继承了父亲干练大气的风格,有“小李健熙”之称。


举个栗子。因为要给李在镕让路,李富真在三星家族认领的并不是主要区块——2001年,她被派去做新罗酒店的负责人。结果2015年核算,她竟将酒店销售额从当时的4304亿韩元(约合25.7亿元人民币)提升至3.25万亿韩元(约合194亿元人民币),增幅超过650%。


去年4月,《福布斯》发布“亚洲商界权势女性50强榜”,李富真赫然在榜。


左起:三星太子李在镕、长公主李富真、二公主李叙显


李富真这张脸↓↓更是三星公关的活招牌,没事出席一下慈善活动,搞一下公益,对公司形象的帮助是大大的。


这些年来,李富真的国民好感度一直很高。


2014年,一名出租车司机不慎驾车撞进新罗酒店旋转门,导致4人受伤,同时造成数亿韩元损失,李富真不但没有追究赔偿责任,还为伤者支付了医疗费。这件事曝出后,李富真收获了不少好评。



这样完美的女儿,李健熙当然要为她挑一门好婚事。再说,强强联合原本就是李家的风格——李健熙自己就娶了《中央日报》前总裁之女洪罗喜,长子李在镕娶的则是韩国大象集团千金林世玲。


可没想到,这头老爷子还在大浪淘沙找女婿,那头李富真自己挑了一粒沙子回来了,这沙子还不是别人,是个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做过保镖的nobody。



可以想见当时的阻力有多大。可李富真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,非君不嫁。她不仅不遗余力地说服自己的爹妈,还不遗余力地说服任佑宰的爹妈,只求他们能够打通阶级壁垒,成全这段婚姻。


据任佑宰打离婚官司时所说,其实当时他并不想和李富真结婚,因为俩人之间的家庭差距实在太大……所以当时李富真极有可能是在孤军奋战,一厢情愿地想要保住这段感情。



可是图啥呢?任佑宰也说了,当时他被派去保护李富真时,“她很脆弱,完全依赖我”。


生在财阀家,见惯了亲戚间的尔虞我诈,无论外表有多干练多坚强,当时二十多岁的李富真,内心其实很空很需要真情。这档口,从另一个新鲜阶层走上来的任佑宰,打开了她的心。


1995年,24岁的李富真在首尔一家残疾儿童保护所做义工时,第一次认识了任佑宰。俩人很快发展成为恋人关系,你侬我侬地谈了4年,1999年,终于排除万难走进了结婚礼堂。



以天壤之别结为夫妻是浪漫,是童话,可结完婚之后还保持天壤之别的节奏,那就是“童话里都是骗人的”了。


俩人结婚后,李富真依旧做她的长公主,把父亲交给她的新罗酒店经营得飞起,新罗免税店也搞得有声有色,凭着自己的能力,常年霸占韩国女首富的位置。作为三星唯一的女总裁,混在一众男人中间,丝毫不输气派。


李健熙也越发重视她,丝毫没有因为她任性的婚姻选择而冷落了她。


这两年三星逢多事之秋,老爷子“招妓门”、手机“爆炸门”各种负面层出不穷,最后太子李在镕牵涉朴槿惠案来了个暴击,如今唯一坚挺的只剩李富真,不少人在背后谈论,三星恐怕要出“女帝”。


可见,无论是人气还是实力,李富真都不差。



相比之下,作为豪门女婿的任佑宰逊色不少,一直在找豪门生活的节奏。毕竟,和豪门媳妇不同,他不能仅以生儿子来作为自己的筹码,李健熙也不会同意。


为了改造这个草根女婿,李健熙费了不少工夫,还送他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读硕士,指望镀金成功后能配得上女儿。


可惜驸马底子太差,英语都不会说的人,非让他考麻省理工的硕士,这不是扯呢?结果那段时间,任佑宰压力山大,吃了两回安眠药自杀,都被李富真救了回来。自杀未遂的他,抱着李富真,哭得像个孩子。


这时候其实就有苗头了,这位驸马,八成是个扶不起的阿斗。



可是李健熙不放弃,继续安排他到美国、日本的三星分公司去历练,一回国就封了个三星电子副社长。


结果任佑宰仍不堪大任,没做出什么成绩来。下面的高管没一个服他的,甚至当面笑话他。


要是知耻而后勇,也算条汉子,可惜他本事没多大,脾气倒很大,给大舅子李在镕发短信告状,说“要我走就直说,不要侮辱我”。



在公司受排挤,在家里任佑宰也没什么地位。只要李家的太上皇还在,他便无时无刻不被上门女婿的悲哀笼罩着。


李富真生下孩子后,李健熙不让亲家看孩子,孩子长到9岁才第一次见爷爷奶奶。这极大地伤害着他男人的尊严,任佑宰说:“我不被当成父亲,因为他是李会长的孙子,很难做我的儿子。”


里外不如意,韩国商界“第一驸马”渐渐变成了“怨夫”。


这样的他,显然李富真已经瞧不上。



早在2007年,李富真就已经提出分居,二人的关系走到冰点。


不过,她应该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这个她曾经真心爱过,和她在一起这么多年的男人,最后的吃相会如此难看。2014年,俩人的离婚官司开打,曾经相爱的人撕破脸皮,每隔一段时间,就有新爆料。


李富真说,其实俩人的婚姻在孩子出生之前,便已经出现裂痕。任佑宰那时经常醉酒发酒疯,甚至在她有孕的时候家暴了她。这个男人,和当初她所认识的那个任佑宰,已经判若两人。



而任佑宰,在官司开打后没多久就丢了副社长的位子,领了个顾问的闲差。别人给的东西,说还便要还,李家给他的一切,他从未真正攥在手里。


他索性破罐破摔,继续保持他的“怨夫”路线,控诉李家的不仁,想要捞最后一笔油水。


今年7月20日,这场旷日持久的离婚案终于判了。任佑宰分得86亿韩元(约合人民币5000万元),孩子的抚养权归李富真。


可这离任佑宰要求的1兆2千亿韩元还远得很,他还将继续上诉。



李富真与任佑宰婚姻破裂的因素有很多,但他们真败在“门当户对”四个字上吗?未必。


三星太子李在镕和林世玲的婚姻倒是门当户对得严丝合缝,结果又如何呢?


一段婚姻,刚开始的差距有多大都不可怕,可怕的是结婚后,一个在向前走,一个仍旧停滞不前,精神差距越来越大。


真正让李富真绝望的,不是任佑宰落后她有多远,而是这个她交付了青春、交付了爱情的男人,一面怨恨豪门,一面又贪享着豪门给予的一切;一面控诉不公,一面又连奋起直追的姿态都懒得摆。


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,豪门这本,尤其难。




环球人物新媒体原创文章,

欢迎转发朋友圈,

公号转载须经授权,

并不得用于第三方平台。


2017年《环球人物》杂志

半年订阅:每期寄发,

共12期,邮政挂号信包邮;

季度订阅:自下单之日起出刊每期寄发,

共6期,邮政挂号信包邮;

点击下方图片即可订阅



首页 - 环球人物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