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者故事 | 谁会舍得悄无声息地散场

08-08 20:08 首页 读者

文 | 岁安


-01-


门外站着一个猫一样的女人,一头栗色的大波浪像是一条顺滑的丝巾,在秋日柔和的太阳下泛着淡淡的光泽,浅灰色的眼影均匀地涂抹在眼眶上方,衬得眼睛深邃而迷人,蜜一样的唇彩,让嘴唇更加饱满。如果她不笑,我甚至不会发现她眼角细密的皱纹。??


她笑起来真的很温暖,感觉像是怀里抱了只猫。


我站在门槛上,盯着她身上高级的风衣和刚刚触及脚踝的短筒高跟鞋,任由她的影子打在我身上,有些不知所措。


回头朝屋内大喊:“妈,妈,来客人了。”??


“谁啊?”妈妈赶忙走出来,手里还拿着那双做给我穿的泡沫底棉鞋,鞋面才上了一半,大大的锥子正插在边缘上,准备打眼儿,以便于带着线的小针头插进去。


“梅子,你,你怎么回来了?”妈妈将手里的缝了一半的鞋放在身侧,眼里的窘迫一览无余,“哎呀,你看我,快进屋,别在外面站着了。”??


“霞子,我要结婚了,我回来是想拿户口本的。”??


“等你哥回来吧,他一直念叨着你呢。”??


眼前这个人应该就是我的小姑了,爸爸说过,他只有一个妹妹,几年前离开了。??


妈妈和小姑是小学同学,从小一起光屁股长大的,后来阴差阳错,竟成了亲人。??


她们的出生,刚好站在了旧社会的尾巴上,两个正值花季的少女,在看过无数的悲欢离合后,十六岁那年,也不幸地搭上了最后一趟锈迹斑斑并且没有返程的列车。??



-02-


姥爷在妈妈十岁那年就因病去世了,留下姥姥一个人带着四个正在长身体的孩子,在斑驳的旧社会里寸步难行。


四个孩子中,妈妈排行老三,上面有大哥和大姐,下面还有一个弟弟。??


大舅六岁那年发高烧引发了肺炎,因小乡村医疗设备很简陋,所以不仅肺炎没治好,还把脑袋烧坏了。那以后,他总是不自觉地流口水,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。


每次去亲戚家,那些兄弟姐妹们都会流露出不加掩饰的鄙夷,经常惹得姥姥偷偷抹眼泪。


他十五岁那年,姥姥让妈妈和老舅跟着去镇上购置年货,那时家里穷的叮当响,除了过年前夕,家里是不会到镇上去赶集的。


大舅得知他们要去镇上,哭着闹着非要一起去,可年前那段时间,集市上人肯定特别多,姥姥根本没时间照看他,所以只能就把他锁在家里了,任他如何敲门,都没回头。


可她不知道,这扇门一关差点就让她与儿子阴阳两隔了。??


下午回到家,姥姥一打开门,眼前的景象差点让她窒息——大舅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,鼻子下和脑门儿上的布满干涸的血迹,再看看结实的木门上,同样印着一片触目惊心的红。??


来不及思考,姥姥赶忙扶起大舅,那时心思简单,没有烦恼的大舅,长得十分健壮,单薄瘦弱的姥姥想要背起他已是很不容易了。??


好在撞得不严重,只是皮外伤,不过,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大舅的傻事一经发生,就如龙卷风袭过一般,在这个小村庄迅速传开了。


这般无法控制的急性子再次拉低了他的分数,他想要娶媳妇怕是更不容易了。??


那时候农村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,家里年长的没结婚,下面的就不能结婚,所以大舅的婚姻竟成了头等大事。??


姥姥一个人拉扯大四个孩子已是不容易,如今还想给傻儿子娶媳妇,简直是天方夜谭,只要不是傻子,就不会有人把自家女儿往火坑里推。??


可就像三毛说的那样:“世上的喜剧不需要金钱就能产生,世上的悲剧大半和金钱脱不了关系”,要知道,有时候贫穷是可以吞噬掉人性的。??”



-03-


我不知道“换亲”这个词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,只知道妈妈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被迫咬住它尾巴的牺牲品。其实本不该轮到妈妈的,她上面还有一个姐姐。??


大姨性子像极了姥姥,敢爱敢恨,倔强不屈服,所以当姥姥说到让她嫁给焦家老大时,她差点将这个家掀翻,气的姥姥整日拿着柳树条抽打她。??


每次都是她跪在姥姥对面,妈妈跪在姥姥脚边,两个人的泪水丝毫不能融化姥姥心中的愤怒和坚持。


她手中的柳条就像是六月份的暴雨一般,不知疲倦地落在大姨身上,直到后来大姨嗓子哭哑了,她也终于失了耗下去的力气。??


“小霞啊,你进屋来,妈有话跟你说。”??


妈妈在门口磨磨蹭蹭不肯进去,她知道接下来姥姥会说什么,她也知道自己的向来百依百顺的性格不容许她说不。


“小霞,你在门口干嘛呢?快进来啊。”??


小时候,以为捂上眼睛就可以躲过一切麻烦,直到后来才明白,该要面对的终究是逃不过。


妈妈一挪一擦地蹭到姥姥面前,第一次觉得挨在她身边如此没有安全感。??


“小霞啊,这个家里就数你最听话,从小就懂事,所以妈也从来没舍得打过你,如今你大哥的情况你也都看在眼里,我们不管他,他就只能一辈子打光棍,这样的话等我老了,他怎么活?你大姐呢,脾气暴,性子野,到了人家肯定也得吃亏,妈实在是不放心啊。”


“唉,都怪我,没本事让你们过上好日子,你要是实在不愿意,妈也不逼你,我就是砸锅卖铁,拼了老命也会养活你们的。”姥姥望着妈妈犹豫不决的眼睛继续说。


“妈,你别说了,我去。”??


那一刻,十六岁的少女好似忽然之间就长大了,大到可以撑起这个支离破碎的家。??



-04-


相比于姥姥对妈妈的温柔,小姑就显得十分不幸了。??


每次提起小姑,爸爸都是一脸歉疚和无奈,在他看来,自己就像一个胆小懦弱的刽子手,被现实逼着毁掉了一个少女的花季,却无能为力。??


那时家里连个灯泡都没有,就是点个油灯还得算计着时间,不到九点就上床睡觉了。


至于饱腹的东西,不是什么重要日子,平时都吃米糠,说句玩笑话,家里的米缸和白面缸连老鼠都不愿意光顾。


而爸爸还不到二十五岁,就已经失了年轻的面庞,被岁月刻上了风霜,可无论他如何努力,这个家还是这样单薄,飘摇在风雨里,恍若下一秒就会倾倒。??


一日,爸爸种地回来,还没来得及洗去一身的尘土,就被奶奶拉到了屋里。奶奶左右张望了一圈,然后又把门栓划上了,才小心翼翼地开口,“儿子,你觉得霞子怎么样?”??


“那小丫头很乖巧,跟咱家梅子玩的挺好的。”??


“给你做媳妇怎么样?”奶奶抓着爸爸的胳膊,满脸期待。??


爸爸拨开姥姥的手,忿忿地。


奶奶一看,还有商量的余地,忙讨好地把爸爸拉到炕边坐下:“我跟她妈都商量好了,只要咱家梅子肯嫁给她家老大,她就让霞子嫁过来,还附带一百块钱聘礼呢。”??


爸爸一听,当即甩开奶奶,大步走到院子里,扛起锄头,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,他是做不到用妹妹的幸福换取自己的幸福,更何况对方还是人尽皆知的傻子。??


等他晚上再回来时,气也消的差不多了,掀开锅盖,里面并没有现成饭,正纳闷呢,屋里传来哼哼唧唧的声音。??


一下午的时间,奶奶就病了,头上盖着一块湿毛巾,看起来痛苦极了,旁边站着的手足无措的梅子,看到大哥回来了,赶忙冲过去,眼里蓄满了泪水,“哥,咱妈说她要不行了,你快想想办法啊。”??


“梅子,别怕,咱妈没事的。”说着摸了摸梅子的头,让她安心。??


爸爸走过去附在奶奶耳边说了一句话,奶奶竟奇迹般地坐了起来:“当真?”??


“唉!”爸爸沉沉地叹了口气,“当真,以后别这么吓梅子了,我去做饭。”??


“哥,你跟咱妈说啥了,怎么她忽然就好了。”梅子一脸的疑惑。??


“唉,我说,我听她的,过几天就结婚。”爸爸的话里依旧是掩饰不住的沉重!

??

“怎么结婚还唉声叹气的呢”梅子小声哝咕着。


??“梅子,你过来,妈跟你说一件事。”把梅子唤到身边后继续说“闺女啊,子女的婚姻是父母的大事,你看你哥你俩也都老大不小了,该成家了,妈决定让你俩同一天结婚怎么样?”??


“怎么忽然说起这个了?我还没有心上人呢。”梅子红着脸低下了头。??


“无妨,无妨,妈给你物色到了一个,保证不会亏待你的。”??


“可我总得知道是谁家的?”??


“到那天你就知道了。”姥姥含糊不清地将这个话题终结了。??



-05-


六月六日那天天还没亮,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就已经响彻云霄了,屋内的梅子坐在凳子上,把手指攥得紧紧的,红一块白一块,心也随着鞭炮声咚咚作响。而妈妈这边,就显得有些过于平静了,她的表情壮烈的好似上战场,丝毫看不出有什么起伏。??


六点一到,两个人被自家哥哥领到马车上,各自绕着村子走了两圈,然后两家的马车在大街上相遇了。


爸爸给对面的车夫点上一根烟,然后把妈妈抱到了自己的车上,大舅也学着他的样子,给对面的车夫点烟,然后抱过自己的媳妇。??


看热闹的人群挣着抢着往新娘身边挤,企图看一眼盖头下的美丽脸庞。


妈妈趁大家不注意,偷偷地掀开盖头一角,一个瘦弱单薄的身影猝不及防地撞进她的视线里,心脏猛地一阵瑟缩,疼得眼泪都掉了下来。??


平日里看起冷酷倔强的姥姥,此刻正亦步亦趋地跟在马车后面,不时抹一下脸。??


那日天气阴沉的有些可怕,如墨一般的云似乎随时都能掉下来,将欢乐的人儿盖住,六月的雨,有些凉,混着泪水流入口中还有些涩。??


放下盖头,凑热闹的人群更加庞大了,吹喇叭的也更加卖力了,马儿则被眼前的阵仗吓得不住嘶鸣,好像天真的塌了一般。??



-06-


是夜,当妈妈掀起盖头时,发现爸爸正在挠脑袋,憨厚得竟然有些可爱,两个人大眼瞪小眼,谁也不知道怎么开口,后来还是妈妈先忍不住大笑起来,这才打破了巨大的沉默。??


姑姑那边就没有这么太平了,当他看到大舅快要流到地上的口水时,心里所有的期待和幻想都被打破了。??


但是她那颗鲜活的心还没死!??


夜里,姥姥悄悄趴在新房门口,里面竟然没有一点动静,但是她又不好敲门,所以直到现在,也没人知道,那天姑姑到底有没有同舅舅同房。??


婚后的日子,虽然没有什么新意,倒也平静安宁。爸爸妈妈因为彼此中意,很快就有了宝宝(我的姐姐),这个家更加牢固了。??


姑姑因为一直没有怀上孩子,遭姥姥嫌弃不说,还被外人说三道四,“不怀孕的女人,就像不下蛋的母鸡,一文不值。”可想而知,那几年,姑姑过的并不好。??


一晃五年过去了,姑姑终于挺不住了,她走了,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,或许心中仍有牵挂,但不再贪恋了。??


她走以后,姥姥也没觉得有多生气,反正留着也没用,少了一张嘴,还能少点负担,倒是奶奶哭成了泪人。


她心中是悔的,可纵然时光倒流,还会是这样的选择,毕竟面对翻云覆雨的命运,谁都无力昂首。??


爸爸心中亦是无法释怀,逢年过节,家人聚到一起时,都能看出来,他笑得很牵强,只是一个劲的抽着烟。??



-07-


如今,时过境迁,爷爷奶奶,姥姥姥爷都相继去世了,舅舅还很硬朗,一直是妈妈在照顾,大姨嫁到了南方,日子过的不好也不坏。??


距离姑姑的离开,已经三年有余了,今天突然造访,是惊吓,亦是惊喜。

??

曾以为沧海横绝,各成彼岸,可云浓于水,怎会舍得悄无声息地散场。??


院子里的阳光透过柳树的缝隙印在红砖地上,只等秋风一过,留下一片斑驳,一只年老的花猫,慵懒地趴在围墙上,构成一幅旧时光里的田园画,温暖而明媚。


忽然,一只燕子扑打着翅膀从耳边掠过,把我从画中拉出,我这才发现,此刻屋内茶香四溢,满目温暖,爸爸那爽朗的笑声真是久违了!????????


作者:岁安,简书作者,简单自由,不迎合,不将就,坚持走心,个人公众号:岁安与你(ID:love131pz)。 


实习编辑:钧棋

晚安,亲爱的读者朋友们 


喜欢这篇文章?

识别下方二维码,给作者一些鼓励吧!

声明:为鼓励原创写作,“读者故事”栏目中所有的转账二维码均设置统一金额为2元,由用户自己决定是否需要向作者转账以资鼓励。所有的鼓励金都将直接转入作者微信账户,《读者》微信公众号不收取任何费用。

“读者故事”栏目长期面向读者征稿啦!

征稿要求:
1.个人原创故事性文章,可以是真实的故事,也可以是虚构的;
2.文章内容健康、思想积极向上;
3.
文章从未在其他微信公众号上发表过;总字数在4000字以内;

4.投稿邮箱:duzheweixin@163.com ,请将文章直接写进邮件正文中,文末加上作者名称和联系方式,邮件标题为:读者故事+文章题目。
5.投稿一经采用,编辑会第一时间和作者联系;采用的稿件将发表在《读者》微信上。

6.“读者故事”栏目是专为读者提供作品展示的平台,分享故事,提倡写作,因此暂不提供稿费,敬请您的理解。

7.请勿重复投稿。



首页 - 读者 的更多文章: